yabo.x x x iOS · 2021年6月16日

罗曼·阿布拉莫维奇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yslzq.com/,切尔西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点击“不再出现”,将不再自动出现小窗播放。若有需要,可在词条头部播放器设置里重新打开小窗播放。

罗曼·阿布拉莫维奇(Roman Abramovich),生于1966年10月24日,俄罗斯寡头、英格兰球会切尔西足球俱乐部老板。

2008年3月,根据《福布斯杂志的统计,他的资产约有250亿美元,是俄罗斯首富及全世界排名第15位的富豪。他是俄罗斯当今大亨中唯一孤儿出身的人,同时,他是在石油和有色金属两个行业双重获利的人。他宣称他是一个永远不会讨厌挣钱的人,因为,他挣钱的目的是为了改善他的家乡七万楚科奇人的生活。

2020年4月6日,罗曼·阿布拉莫维奇以1000亿元人民币财富名列《胡润全球百强企业家》第83位。

1966年10月24日,罗曼·阿布拉莫维奇出生在俄罗斯伏尔加河畔萨拉托夫的一个贫困家庭,父亲是犹太人

阿布拉莫维奇一岁丧母,三岁丧父。阿布是父母的第一个孩子,在阿布1岁时,母亲再次怀孕,但因无力承担第二个孩子的抚养费用而决定流产,但却死于流产手术,2年后阿布的父亲也被一次建筑工地的事故夺去生命,成为孤儿的阿布是由叔父抚养长大。而叔叔是当时苏联一个重要的石油基地——乌赫特石油工厂的负责人之一。显然是由于这层关系,他就读并毕业于莫斯科石油和天然气学校

中学毕业后阿布未能考取大学,而在军队中服役2年。退役后,在莫斯科国家法律学院学习并获得学位。上世纪80年代末,阿布拉莫维奇开始经商,先是和做空姐的女朋友一起走私香烟、香水等,后来创办玩具和汽车零部件生产厂。他的生意范围很大,从养猪到炼油再到拔提府保安公司,几乎无所不有。

苏联解体后,俄罗斯开始进行私有化,在私有化进程中,阿布与另一寡头别列佐夫耻乌颈斯基合作以极低的价格(仅为其实际价值的8%)将国有的西伯利亚石油公司纳入囊中。通过别列佐夫斯基,阿布结识叶利钦家族,并与叶利钦的小女儿塔季扬娜过从甚密,外界传言他是叶利钦家族的“提款机”。此后阿布又相继控股了俄罗斯铝业公司、俄罗斯民用航空公司等,建立起自己的庞大产业帝国。

但阿布的资金来源以及私有化过程的合法性受到广泛的质疑,俄罗斯最高检察院决定对其进行调查,但1999年4月力主调查的最高检察长斯库拉托夫因“召妓”丑闻被解职,调查不了了之。

1999年底普京总统上台,开始对寡头进行一系列的打击,阿布则公开申明支持普京,并配合政府终止了西伯利亚石油公司与霍多尔科夫斯基的尤科斯石油公司的合并,此外他还向支持普京的团结党提供资金,还有传闻称他将一艘价值5000万美元的豪华游艇“奥林匹亚”号赠送给普京。尽管如此,阿布仍感到威胁,他开朽榜匙始出售在俄罗斯的资产,肢解自己的产业帝国,因此被外界称为“抛售者阿布”民达才。不问政治的阿布还竞选杜马成功,获得议员豁免权。

2000年,34岁的阿布拉莫维奇当选为楚科奇自治区的行政长官,成了俄罗斯史上最年轻的州长。上任后,他投入颈辩凝影2亿美元改善当地居民的生活,发展地方经济。他出资为当地居民建电影院、超市和宾馆,给贫困者送日常用品,受到各界好评。2002年12月,他以高票再次连任楚科奇自治区州长,直到2008年辞去这一职务。

2003年他花费1.3亿英镑购买了处于经济困境的英国切尔西足球队后,又投入2亿多英镑为球队还清债务和购买球星。他定制的私人飞机(波音767-300)“阿布拉莫维奇天空”号据称价值10亿美元。他还拥有两艘豪华游艇,其中一艘是从保罗·艾伦那里买来的,据称在世界豪华游艇中排名第四。

2008年,普京评价说:“阿布拉莫维奇近些年来做了许多工作,倾其所有,为楚科奇自治区的崛起投入了自己的个人资金,楚科奇自治区已经发生了变化。”

他在莫斯科、英国、德国、法国等地花费大量美元购入城堡、庄园。其中在英国苏塞克斯郡的庄园占地424英亩,包含了一座7间卧室的别墅,一大批附属建筑,两座马球场,一个游泳池,一座网球场,一座飞碟射击场,一座步枪射击场,一个小湖泊,一个骑术中心,和一个可以容纳100匹马的马厩。

在叶利钦时代,俄罗斯从社会主义转变为的资本主义。那些熟悉旧体制而又头脑精明的家伙抓住转轨时期的“机遇”,在喧闹的变革年代,将原本属于全民的财富据为己才套糊酷有,并且将财富与权力结合起来,一度成了俄罗斯的领袖,新秩序的建筑师和鼓吹者,他们攫取了俄罗斯的工业,左右大选,在实际上操控着这个国家。普京的崛起终结了寡头们的黄金时代,但俄罗斯还远未从他们造成的伤害中痊愈

一架波音767私人专机;一艘从微软公司创始人保罗·艾伦那里买来、长355英尺的世界第四大豪华游艇;一座位于莫斯科、占地99英亩、招待过普京总统的庄园;一座仅仅为了满足偶尔的滑雪兴趣的巴伐利亚城堡;一支被数亿美元烘托的英超联赛劲旅切尔西队;一幢法国南部价值1000万英镑的别墅,一栋在英国苏塞克斯郡价值1500万英镑的休闲居所;一个拥有数十万居民的俄罗斯自治区……

这一切,都属于一位神秘的俄罗斯富豪,他就是在短短十数年间就积聚了亿万家财的罗曼赠船·阿布拉莫维奇。在2004年《福布斯》世界富豪榜上,阿布拉莫维奇以280亿美元的身家位列第11位。

在今天的俄罗斯,巨额财富似乎意味着巨大的麻烦。自从上台以来,普京就开始了与富豪们的较量,包括尤科斯石油公司总裁霍多尔科夫斯基在内的富豪或锒铛入狱或流亡海外。但被世人称为“阿布”阿布拉莫维奇却是个例外。2004年12月25日,在观看澳大利亚女歌星凯莉·米洛为俄罗斯石油富翁们的专场演出时,坐在前排的阿布拉莫维奇仍是那样神采奕奕。

1966年10月24日,阿布拉莫维奇出生在伏尔加河畔的萨拉托夫。尽管他的父母当时已移居瑟科特夫卡尔城,可是母亲伊琳娜还是做出了回老家生孩子的决定。因为在俄罗斯流行这样一种说法:只要能够在萨拉托夫出生,就意味着一生都将受到幸福之星的照耀。

所有的父母都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够一生幸福,但除了选择“有福”之地生下阿布外,阿布的父母却没能亲手为他带来幸福,在他1岁和4岁的时候,父母相继离开了人世。在叔叔的照顾下,阿布顽强地生存了下来,并且和同龄人一样走过了从军、上学等正常孩子必经的成长之路。虽然他并没有尝到太多的苦,但吃“百家饭”的童年遭遇以及苏军炮兵营粗犷的生活,还是使他炼就了一副豪爽、执着但却有些冷酷的奇特性格。

萨拉托夫的幸福之星在眷顾阿布拉莫维奇的同时,也为自己增加了一份光彩:在它的指引下,30多年后,阿布拉莫维奇让萨拉托夫的名人榜上又增加了一位“俄罗斯第一富豪”。

1992年,是俄罗斯发生大变革的一年。在“搞导弹的不如卖土豆的”社会中,26岁的阿布拉莫维奇从石油大学辍学,开始从事商业活动。

在那个动荡的年代,规则为俄罗斯人所漠视。个性鲜明的阿布拉莫维奇和所有商人一样,在商业活动中不止一次触摸法律的边沿并落入了俄罗斯执法部门的视野,只不过较之其他人,行事更为低调的他玩得更高明一些。

1992年7月9日,俄罗斯内务部莫斯科局立案侦察了一宗与阿布拉莫维奇有关的柴油失踪案。当时,还是一家小公司领导的阿布拉莫维奇,用伪造的文书从乌赫塔炼油厂购买了一批柴油,但在运输过程中,这些价值近400万卢布的柴油却离奇失踪。内务部侦察结果显示,正是阿布拉莫维奇与乌赫塔炼油厂的某些人员达成了瓜分国家财产的秘密协议。

这一事件引起了莫斯科市副检察长的注意,他下令监视阿布拉莫维奇。但最终凭借高明的手腕和上层关系,阿布拉莫维奇成功将此事化于无形。虽然没人能够肯定地说阿布拉莫维奇的“第一桶金”就来源于那5000吨柴油,但近400万卢布的资金使其商业活动发生了质的变化却是事实。从此,他就以和外资合伙、假竞标等为目的成立各种公司,他先后注册的公司有40多个。

俄罗斯政府实施的“证券私有化”改革为阿布拉莫维奇迎来了迅速暴富的机会。俄罗斯的早期私有化,采取的是给所有公民发放证券的方式。在证券私有化阶段,一些了解政策和有经济实力的寡头们派人到街边或地铁口收购证券。普通老百姓对私有化证券普遍有一种不太信任的心理,他们觉得拿在手里的证券还不如换回实际生活的消费品来得实在。因此,当国家开始公开拍卖一些企业时,有人已经收购了足够数量的私有化证券,甚至拉着满满一卡车的证券去参加竞买。

后来,俄罗斯又推行了现金私有化方式,发行短期债券。1996年总统大选前夕,叶利钦竞选连任活动更需要大量的现金,但当时政府的财政已十分困难,于是提出了“债转股”方案,即政府为支付公务员工资,把国有企业的股份抵押给寡头的私人商业银行换取现金。这个方案的关键在于,抵押的股份是按市场价格30%作价,而“事后”政府则按市场价格回购,其中70%的差额被当作酬劳送给了出资者。

在整个“证券私有化”改革实施过程中,时任总统的叶利钦将精力几乎全都放在了与议会的政治斗争上面,政府实际上并没下多少功夫去搞这样一场本来需要全力部署、精心策划的国有资产分配过程。最终“私有化”变成了“没有化”,大量优质国有资产都没有进入私有化交易程序,却通过一些不明不白的抵押贷款制、银行划拨制流进了有权势的寡头私囊。

当时许多人都明白,从事石油生意能赚大钱。由于俄罗斯国内石油的价格远远低于国际市场价格,因此,只要能够拿到石油出口许可证,开展石油出口贸易,就能够迅速获得高额回报。而曾在石油大学学习过、刚刚在商界混出点小名堂的阿布拉莫维奇就是第一批预见到这种前景的人之一。

看准石油界的商机之后,阿布拉莫维奇做出了一个真正改变其人生际遇的选择:与俄罗斯政坛的风云人物、“院士大亨”鲍里斯·阿布拉莫维奇·别列佐夫斯基合作。

别列佐夫斯基谙于资本运作,而且还操纵着数家媒体。他凭借雄厚的资金,先后出任俄罗斯国家杜马议员、独联体执行秘书及俄联邦安全会议副秘书等要职,并最终成为了叶利钦“家族”集团中的领军人物。阿布拉莫维奇是在通过好朋友、叶利钦总统办公厅主任尤马舍夫,在另外一名富豪的私家游艇上与别列佐夫斯基相识的,并在后者的大力推荐下,成功跨入了叶利钦周围的社交圈子,同时深得叶利钦小女儿塔季扬娜的赏识。

在几乎取得了与别列佐夫斯基平起平坐的地位后,阿布拉莫维奇开始与之联手出击心仪已久的石油市场。1995年8月24日,根据叶利钦的第872号总统令,西伯利亚石油公司成立,该公司很快就成为俄罗斯最好的石油精炼厂和生产公司。当年年底,为资金所困的克林姆林宫决定招标出售西伯利亚石油公司的部分股权。在西伯利亚石油公司成立3个月前,别列佐夫斯基就与阿布拉莫维奇合作建立了特拉斯特公司。之后,阿布拉莫维奇又分别成立了十余家公司,目的就是用来收购西伯利亚石油公司的股票。

翌年6月,阿布拉莫维奇进入西伯利亚石油公司旗下“纳亚伯利石油天然气”公司的董事会,并顺利成为西伯利亚石油公司驻莫斯科代办处的代表。

随后,在西伯利亚石油公司的私有化过程中,阿布拉莫维奇利用三次竞拍公司股份的机会,仅用市价8%左右的价格,就得到了其所渴望的股份。当然,与他联手的还有别列佐夫斯基和斯摩棱斯基。他们利用在官场的关系,对负责拍卖的委员会施加压力,最终只让“自己人”出现在了竞拍场上。

收购西伯利亚石油公司的股份之后,阿布拉莫维奇与别列佐夫斯基又成功渗入了其子公司。而且,俄罗斯铝业公司、俄罗斯民用航空公司也先后成了他们的囊中之物。这时候,一直冲锋在前的别列佐夫斯基却发现,西伯利亚石油公司变成私人王朝之后,真正的皇帝却是阿布拉莫维奇,因为他拥有了36%的股份。

由于竞拍资金的来源没有必要的证明,阿布拉莫维奇资金的合法性以及西伯利亚石油公司的私有化过程受到了公众的怀疑。两年后,俄罗斯高级审计署在一份报告中指称,西伯利亚石油公司的私有化过程存在违法现象,政府在转让股权过程中流失了27亿美元的资本,因此转让合同应视为无效。

然而,当最高检察长斯库拉托夫试图对此展开调查时,却遭到了克里姆林宫一些高官的阻挠。虽然他依然锲而不舍,没想到就在此时,一家电视台播出了一个酷似他的男子与两名妓女同床作乐的录像镜头,斯库拉托夫卷入“召妓”丑闻而声名扫地,被暂停总检察长职务。对阿布拉莫维奇的调查也因此终止。

阿布拉莫维奇能够屡次从刑事侦察中成功脱身,当然得益于他和权力高层千丝万缕的联系。1999年3月,与叶利钦闹翻的克里姆林宫“大管家”、总统安全局局长亚历山大·瓦西里那维奇·科尔扎科夫曾在记者招待会上直接指责阿布拉莫维奇是叶利钦家族的“提款机”,而且阿布拉莫维奇与叶利钦的小女儿塔季扬娜有染的传说,也曾在坊间非常流行。

能够和叶利钦家庭扯上关系,阿布拉莫维奇绝对是拜别列佐夫斯基所赐,但在与政客打交道时,他却并没有走别列佐夫斯基“融进去、显出来”的老路。在取得那些握有大权的人的信任时,阿布拉莫维奇却给对方及世人留下了一个游离于权力圈子之外的印象,外界只能靠猜测来揣摩他的“道行”到底有多深。

“他是个非常谨慎的人。”阿布拉莫维奇的一位老友曾指出,“阿布的行事风格是善于分析他人的心理,依托自己的关系网办事……他从未想过要成为一名寡头,对他而言,生存下去才是更为重要的事。”

在叶利钦时代,阿布拉莫维奇虽然拥有将与其关系密切的交通部长送上第一副总理宝座的能力,但他自己却从不肯出现在权力场中,只是在助叶利钦成功连任并大量收取回报时,他的名字才开始出现在报章上,而且还是作为别列佐夫斯基的合作伙伴的身份。只有那些熟知叶利钦家族内情的人,才了解阿布拉莫维奇是克里姆林宫线]

阿布拉莫维奇从来都没有从政的渴望,他只对生意感兴趣。然而,当普京出任总理、并且半正式地扮演起叶利钦接班人的角色时,为了在后叶利钦时代得到生存与发展的机会,他出面与新内阁的潜在成员进行了座谈。

后来,阿布拉莫维奇组织“团结党”为普京的总统选战助阵。在他的努力下,年轻的“团结党”在国家杜马选举中取得了胜利,而阿布拉莫维奇与普京的私人关系也因此得到了进一步加强,结果,坊间又传出了他是“克里姆林宫看不见的手” 的说法。

成功地将普京推上总统宝座后,寡头们开始与总统发生争执——别列佐夫斯基希望能在政府中得到职位,但是普京却表示“一切将由自己负责”。尽管普京与叶利钦之间曾达成过不动其政治班底的协议,但别列佐夫斯基最终却和另外一个传媒大亨古辛斯基一样,被迫远走异国他乡。在这场金钱与权力的斗争中,阿布拉莫维奇坚定地站在了普京一边,他向人们表明自己准备严格遵守新的游戏规则。

为了迎合普京提出的“企业应向社会做出更多回报”的要求,他按照政府指令,以政府承买人的身份买下了别列佐夫斯基在俄罗斯电视台的控股股份,然后再将其转卖给政府。随后,在接收了别列佐夫斯基的铝业产业之后,他又按照克里姆林宫的旨意,到荒凉贫困的楚科奇自治区担任行政长官,远离莫斯科。而当普京把与美国人合作且心怀政治梦想的霍多尔科夫斯基投入大狱之后,阿布拉莫维奇选择了合作的态度,放弃了将西伯利亚石油公司与尤科斯公司合并的宏伟计划。

阿布拉莫维奇干政但不从政的明哲保身之举,为他的经济活动在政治上赢得了更多的回旋空间。普京就对阿布拉莫维奇的忠诚深信不疑——他曾邀请寡头们坐下来举行会谈,建议他们不要干预政治,阿布拉莫维奇当时并不在场。

尽管阿布拉莫维奇一直在回避走上政坛的前台,但与政界人物打交道多年的他深谙官场之道。当叶利钦离开俄罗斯权力的最高峰渐成定局之时,阿布拉莫维奇开始悄悄地为自己寻找可能的退路,并改变了多年的作风,开始利用政坛法则及俄罗斯的法律为自己加披更多的“防弹衣”。

1999年12月,当叶利钦在酝酿离开克里姆林宫的新年贺词之际,阿布拉莫维奇参加了国家杜马选举,并且成功当选。虽然杜马议员的那点儿权力对他而言早已不再重要,但这次小小的成功却使他得到了非常重要的议员豁免权。

2000年12月25日,已经是杜马代表的他以90.7%的选票当选为俄罗斯遥远的东北部的楚科奇自治州的州长。这一年,他34岁,成了俄历史上最年轻的州长,州长的薪金相当于副总理或部长,是每月36,000卢布(约等于1,200美元)。这笔薪金对阿勃拉莫维奇来说是不屑一看的数字,但是传媒转述他的话是:“我为祖国服务,给自己赚钱。”他把大把的金钱花在了楚科奇境内,以图获得更大的支持。他为8500名楚科奇青少年外出度假提供资助,并且拿出1800万美元改善当地居民的生活条件,为贫困家庭送去白糖、大米和食油。此外,阿布拉莫维奇还个人掏腰包为楚科奇人建起了电影院、超市和宾馆。2002年12月,凭借雄厚的财力和影响,阿布拉莫维奇以超过90% 的高票连任为楚科奇民族自治区州长。这块昔日的不毛之地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46栋崭新的楼房拔地而起,当地第一个带有理发室的公共浴室、第一所互联网学校也相继落成。在楚科奇居民眼里,阿布拉莫维奇不仅是至高无上的地方官,更是位造福一方的慈善家。但是,他领导下的这个州的境况仍然是不见有太大的好转。俄罗斯媒体说,阿布拉莫维奇所以跑这么远去从事政治活动,主要是因为楚科奇盛产黄金

在国内获得必要的安全保护权及声誉之后,阿布拉莫维奇将目光投向了国外:在俄罗斯政府“并不深究”的默许下,一个涉及西伯利亚石油公司50%股份、俄罗斯铝业公司25%股份以及俄罗斯航空公司部分股份的资本大转移行动却悄悄地完成了。他通过一家在英国注册的公司控制着在俄罗斯的资产,自己完全退居幕后。所以,即使俄罗斯的政治形势有变,从法律的角度上说,俄罗斯能够从他手中扣下的财产也已经为数不多了。

随着阿布拉莫维奇在国外商业活动日益频繁,俄罗斯国内对他的声讨以及“彻查”其老帐的请求也逐渐多了起来。感觉自己在俄罗斯的关系网已不那么牢固之后,常年居住在伦敦的阿布拉莫维奇,已开始经营自己在英国的关系网。借助旗下的切尔西足球队,包括冰岛总统、几十位英国议员及英国前在内的许多知名人士都成了他的客人,甚至还有人说连查尔斯王子都曾找他借私人飞机用。

阿布拉莫维奇前行的道路是否宽阔,他是否能够称心如意地让自己的孩子们也在国外进入上流社会,都将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普京政府今后的动作。虽然他和普京也算是老朋友了,但在官场及商场混迹多年的他也肯定明白:没有永恒的朋友,也没有永恒的敌人,只有永恒的利益。

由于俄罗斯、英国的房价居高不下,40岁的俄罗斯首富、英超切尔西队老板阿布拉莫维奇正另辟蹊径,开始进军此前无人问津的黑山共和国房地产市场!他已狂砸数十亿美元,在黑山购买多套房地产,并即将斥巨资在黑山购买一处曾被当做007大片《皇家赌场》外景地、长达8英里的美丽沙滩,然后在当地建一个世界一流的豪华旅游度假胜地。

阿布看中的海滩属于黑山共和国领土。这片名为“海滨大浴场”的海滩全长8英里,以其沙质细腻、干净而闻名,黑山当局准备通过公开交易的方式将其私有化。

据内幕人士透露,阿布早就对即将拍卖的“大海滩”垂涎三尺。拍卖会尚未召开,他便于狂砸数十亿美元,秘密指派助手在乌尔齐尼港附近大量购置地皮和房产。

在“海滨大浴场”的争夺战中,阿布将面临来自匈牙利一个财团和阿联酋某酋长所属的投资公司的强大挑战,两方都已承诺出20亿英镑发展这块疗养地。看来,阿布要多放点儿“血”才成。

面对对手咄咄逼人之势,阿布似乎没有丝毫退缩。分析人士指出,富可敌国的财力加上丰富的投资经验,足以让他一举胜出。据悉,阿布一家在亚得里亚海滨业已拥有一套豪华别墅,他本人经常乘坐4条私家豪华游艇中的一条,秘密前往黑山度假。据粗略估算,这位俄罗斯大亨的个人财产约为108亿英镑。除了伦敦西部和西苏塞克郡的440英亩豪宅,他还拥有100匹良马,两个马球场,一个游泳池和一个卡丁车赛场。此外,他还拥有一架波音767飞机和一辆价值110万英镑的法拉利FXX赛车。

不过,阿布方面很快出面,否认了准备购买地中海海滩的传闻。他的新闻秘书在接受英国媒体采访时表示,自己根本“不知道他有这种打算”。

和许多俄罗斯富豪一样,阿布非常喜欢黑山的风景,并在那里购买了一座海滨别墅,经常乘坐豪华游艇到那里游玩。正是他和富有同胞对那里的兴趣,大大促进了当地旅游业的迅猛发展。

最近一年里,“海滨大浴场”的地价飞速上涨,从原来的每平米50欧元升至250欧元。但和那些设备齐全、每平米8000欧元的地段相比,这还是便宜了很多很多。也正因为如此,各国富商才看好其发展潜力。

据蒙特内格罗一家主要与英国客户打交道的房产公司老总亚历山大 ·武基切维奇介绍,几乎没有人来乌尔齐尼,那里因阿布的兴趣而闻名;一切都大大改变,人们都说黑山将变成“新迪拜”。

一个门外汉可以把一个50年间一直不愠不火的俱乐部突然变的有声有色,这不光能从简单金钱层面就能做到的。有钱的俱乐部不少,会花钱的老板却不多。阿布清晰的雇佣有经验的管理层和教练,是他成功的关键。而他用人不疑和圆滑处世的生活态度,更让蓝军有了长期发展进步的基础。对于球迷,这样的足球门外汉无疑会带给他们更多的精彩。他想过了,他看过了,他征服了。从踏出私人飞机,迈进斯坦福桥的那一刻起,他就改变了英国足球。因为在他眼里“英格兰的足球是一项竞争激烈的商业投资”。他是谁呢?

每年8月31日,是欧洲各国联赛球员转会的截止日期,这期间随时都会有“晴天霹雳”带给球迷。或是神秘富豪收购某家俱乐部、或是原本效忠本队的球星突然转投死敌,琢磨不透的转会市场往往给人以无限遐想。

不过,在过去的4年里,欧洲乃至世界的足球转会市场似乎没有任何遐想。因为,这个市场完全成了一个叫做阿布拉莫维奇的独角戏。他任凭自己的爱好,挥金如土的买进自己想要的球星;凭借自己在俄罗斯聚敛的“卢布”,把从前的准豪门切尔西打造成一支令人生畏的“蓝色战舰”;任凭自己的喜好改变着英格兰足球原有的格局……如果需要一个合适的词语对他进行一番形容的话,那么“暴发户”可能再恰当不过了。

阿布从小是一个孤儿,从不与邻居家粗暴笨拙的小孩踢球。更不会有人会相信他有朝一日能成为一个亿万富翁。但是,在阿布出生的地方,人们一直在流传这样一个故事:说有一天晚上阿布被带去老特拉福德体育场,看比赛。曼联的场地、球迷、管理等让阿布眼前一亮,这使他心中一直思绪着要“经营足球”的情结。和曼联相比,皇马、巴萨这样的西班牙俱乐部则完全是一个不同的概念,因为它只属于“球迷”。阿布心随所愿了,英超联赛也迎来一个新的时代。

阿布从莫斯科一间阴暗平房内销售塑料玩具鸭开始起家,之后在俄罗斯转型环境中大发其财,建立了一家石油供应公司Runicom。但是他财富的积聚并不是靠自己的艰苦努力和干劲,而是通过一桩当时俄国所称的最大的丑闻“贷款换股份”计划获得的。阿布与当时最有影响力的商业巨头别列佐夫斯基合作,逐渐进入俄国总统的社交圈。当时叶利钦已经在政治上严阵以待,但是缺乏资金。正是这样的“交际”,给了阿布一个唾手可得的机缘。不久,阿布利用国家社会转型,大发“国难财”。

对于阿布的“寡头财富”,恐怕连他自己都无法否认其财产来源的不合法性。可是在戈尔巴乔夫“新经济政策”破产后直到普京打击俄罗斯寡头经济这段时间,侵害俄罗斯乃至前苏联地区公权经济利益的不只是阿布一个。在混乱的社会经济政治体系中,所有有能力获得利益的人无所不用其极,攫取自己所需要的利益,最大的个人利益。有人搜刮经济势力,有人种植政治资本。在那个畸态的社会,经济寡头是不可避免的。

不过,关于阿布拉莫维奇如何成为一名富可敌国的大鳄,全世界媒体都进行了无数报道,但真正清楚阿布发家史的人,这世上或许没有几个。而如今在英国,在俄罗斯,甚至全世界,已经没有多少人再去猜测阿布的钱怎么来的?是否干净?他们知道的事实是,阿布是拥有过百亿镑的富豪,阿布的切尔西正逐步成长为英超的巨无霸。而大部分俱乐部的所有者,不管他们从哪儿来,国外的还是本国的,被吸引投资是因为足球是他们手中的玩物,帮他们赚钱的工具,而不是因为他们与俱乐部有什么联系。花这笔钱是有用的,俱乐部间的贫富差距越来越大,足球的竞争性却越来越弱。

收购蓝军,移居伦敦,让阿布不在只属于俄罗斯,而属于欧洲。2006年英国《星期日邮报》公布的英格兰富豪排行榜上,阿布的身价已经升至“英国富豪榜”三甲之列。足球,让这个曾经危机四伏的俄罗斯富翁成为欧洲新宠。阿布尽可能用“切尔西老板”这个身份来淡化他的寡头和政治人物的身份。阿布的出现对于足球,却是莫大的幸事。他的金元让以露疲态的欧洲足球有了重新爆发的经济基础。对于切尔西球迷来说,更是一生中可能惟一的一次幸运。

正如原《标准晚报》的体育编辑西蒙·格林伯格所说,“以前人们抱怨英国足球由曼联和阿森纳占主导地位,阿布的切尔西的出现颠覆了这个格局。舍甫琴科巴拉克赖特·菲利浦斯等球星的出售,已经使得他们原属的俱乐部获益匪浅。因为,阿布是会用转会的钱平衡收支的。切尔西的大规模投资是种催化剂,会引起对其他俱乐部的投资,阿布对切尔西的投资改变了英超垄断的格局,创造了更多的竞争,这对比赛有好处。”

阿布进入足球领域前,已是一个充满着低调、圆滑和机智的超级富豪,一位对足球情有独钟的俄罗斯寡头,而阿布的足球经营也似乎正在沿着这条垄断的思路在行进。在他接触足球后,这种“垄断”性格被更加直观的放大了。

阿布的介入使切尔西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俱乐部前主席贝茨在1997年11月欠下的巨额债务7500万欧洲贷款,就像10英镑一样,一下子就还清了;俱乐部以前购买球员往往捉襟见肘,阿布随时都可以甩出美元、英镑收购新球员……从2003年入主切尔西至今的4年时间内,阿布总计投入俱乐部的资金超过4亿英镑(包括收购俱乐部、偿债、转会投入和弥补每年的赤字),而每年超过1亿镑的投入可谓前无古人。因此,切尔西在短短4年就完全控制了英超的转会市场,成为英超竞技上的新“霸主”。这使得英超其他俱乐部只能望“钱”兴叹。

切尔西的突然崛起完全打破了足球俱乐部从小到大、累进发展的常规,就像阿布本人发迹俄罗斯的过程一样,超出常规、突然、让人震撼。更重要的是,阿布财富的产生是在损害了他人利益的基础上急剧膨胀起来的。而切尔西的快速成长事实上也是压制甚至损害了其他俱乐部的基础上一跃而起的。这也是阿布作为一名成功的超级寡头自然而然的手段。

“他就是一个来自西伯利亚的奸诈之徒。”疯狂的投入以使贝茨这样评价阿布。不管贝茨的言语是否妥当,从中我们可以感觉出英超“旧式贵族”对“暴发户”们的嫉妒和敌意。这种敌意在竞技层面上,是对阿布垄断转会市场和球员买卖的不满,更深层面来说,是贝茨这些昔日英超的老板在更强大资本面前不得不退居二线的无奈和嫉妒。

“自阿布出现在斯坦福桥的看台上以来,我们还很难看清楚他的到来是否会在整体上损害英超经营,还是从整体上提高英超在世界足坛的地位。不过可以肯定,这个世界上,没有几人能像阿布一样在37岁就有累计过百亿的财富,没有几个人能像他一样狡黠。他对于足球,就像我们对于FM着迷一样简单!”俄罗斯《真理报》记者谢尔盖这样说。

“我们的目标,就是打造一支在未来10年以及更长时间内,世界上最成功的足球俱乐部。”这是阿布入主切尔西后夺得首个英超冠军时的豪言壮语。

据英国媒体报道,俄罗斯富翁、英国切尔西俱乐部的老板阿布拉莫维奇已经和妻子伊琳娜在俄罗斯离婚,不过离婚不会影响阿布的事业发展。

阿布拉莫维奇和伊琳娜13日共同对外界发布了一份声明,表示他们已经协议离婚,并对孩子抚养权和财产作了合理的分配,但没有透露分配的细节。

已经分手的阿布和伊琳娜共有5个孩子,而根据《福布斯》杂志最新公布的数据,阿布拥有187亿美元的财产,是世界上第16大富豪。

阿布和妻子伊琳娜在俄罗斯当地时间周二晚上宣布正式离婚的,向媒体宣布这份离婚声明的是阿布的新闻发言人约翰·曼:“阿布拉莫维奇夫妇在双方自愿的情况下在俄罗斯解除了婚姻,双方已就子女抚养及财产分割等事宜达成一致。并且,阿布先生的法人权利,包括切尔西俱乐部,并未受到离婚的影响。”

尽管他们没有透露离婚的细节,但很明显按照俄罗斯的法律离婚避免了阿布损失一半的财产。因为他如果选择英国式的离婚,所有的财产得与自己的妻子对半分。按照福布斯最新的数据,阿布的财产大约187亿美元,也就是一旦在英国离婚,阿布将赔偿妻子近100亿美元。不过一位和阿布关系密切的朋友透露,“阿布会让他的妻子和孩子在以后的日子里继续养尊处优的。”

阿布和伊琳娜的离婚是价格极其昂贵的一次离婚。阿布因此向伊琳娜支付的离婚赔偿损失费高达10亿美元。这10亿美元包括下述几项:1.在英国西萨塞克斯郡的4处别墅,总价值为1800万英镑;2.伦敦的两处住宅,价值2000万英镑;3.位于法国沙托的、原属于一位知名大公夫妇的城堡,价值难以估算;4.有权使用阿布的游艇“方位盘”号,这艘有游泳池、直升机机场和防导弹设备的游艇,价值7200万英镑;5.可以无限制地乘坐波音737私人飞机。阿布所以如此慷慨,英国报纸的评说是:阿布的一半财产几乎是和伊琳娜一起挣得的。

2010年3月,根据《福布斯》杂志的统计,他的资产约有112亿美元,是俄罗斯首富及全世界排名第50位的富豪。

【2013胡润全球富豪榜】蓝军老板罗曼·阿布拉莫维奇上榜,排行第87位,身价115亿美元。

2020年2月26日,罗曼·阿布拉莫维奇以1120亿元财富位列《2020胡润全球富豪榜》第82位。

2020年4月6日,罗曼·阿布拉莫维奇以1000亿元人民币财富名列《胡润全球百强企业家》第83位。

2020年4月7日,罗曼·阿布拉莫维奇以113亿美元财富位列《2020福布斯全球亿万富豪榜》第113位。

2020年6月23日,罗曼·阿布拉莫维奇以1150亿元人民币财富位列《胡润全球百强企业家》第72名。